歷屆展覽

          more→
   
攝影者:李立中

flâneur(閒遊者)
一位名叫"愛倫波"的人曾寫下一個故事:一名大病初癒的人初次上街,對一切投以機警好奇的目光,後來更情不自禁地尾隨一名神秘的路人在夜晚依舊熱鬧的街上漫無目的地閒蕩多時。那般城市夜晚的街道就像個劇場,路上交錯往來,各式各樣的旅人彼此互為即將謝幕的演員與準備散席離去的觀眾。他們可能才剛參與一齣戲劇的演出。這樣的他們並不屬於彼此卻又像是「他者」的地位,當然這樣的人並不只是街道上的市井小民,酷似布爾喬亞世界卻又帶點某種疏離異鄉的眼光注目。

正當夜晚來臨,我孤寂地操著自己的行當;甚至以一位獵人的姿態遊走著。我四處獵景的行動,看似無所事事卻無時無刻不在敏銳地觀察搜索身邊的人,試圖走入人群,在那樣熱鬧的戲劇演出裡,我彷彿路人甲自在悠遊,如魚得水,但又不知不覺地漸趨於自居孤立旁觀者的位置;應對的城市熱鬧景象是稍縱即逝的此時此地,卻又試圖尋求這短瞬一瞥已捉住街道上所感到所謂的"家"的溫暖。趁著城市的居民酣沉睡鄉的此時,我努力呼吸著寂夜城市裡的氣味,細味箇中的生活態度,也感受著白晝與黑夜裡城市起落流轉的脈搏。我不需遠走高飛試圖逃離這水泥森林的囚禁,我已習慣了城市人的生活作息,即便當中所衍生出來似近或遠的細微差別,在我的眼中,反而更令人迷醉。

如果說它被視為一種旅程,那就是一種有起點而沒有終點的旅程。它的即興和隨意,其實是帶有一股冒險和探險的心態。將都市視為一個無止盡,這種探險不同以往去到蠻荒的那種探險,而是去到一個慾望的迷宮,受到都市種種吊詭的景象吸引者,也可以說是一種新的探險。

   
攝影者:李旭彬

陌下之地。界上為誌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

走過悲情的農運抗爭與風起雲湧的學運世代,奔放的台灣學熱潮。眼下的現在滿眼是理想不再、價值不定的新媒體寵兒。在這樣的氛圍裡,回想煙火啤酒與夏日的河堤,昔日的鐵馬道似乎越來越漫長。

回到家鄉,不適應的是太聰明的故鄉人。回到了熟悉的嘉南平原,決定好好的記錄這一片土地。而這一批作品,夾雜著強烈的個人觀點。雖然說不上是客觀的地誌學影像但是我嘗試著將 Andrea Gursky,Robert Adams,以及 Lewis Baltz 他們對於地景的詮釋精神融入在我的作品裡面。雖說全球化是一個趨勢,凡事講求概念是一種潮流。但我相信,所有的創作來自“土地“,所有的感動來自“我在乎“。一種混著紀實的感情與地誌學形式的影像,就成了我的影像風格。

面對河堤與夏日,憂心與衰敗;面對公園與高架橋,急躁與煩悶。這是一個開端,就像這一段引言一樣,是總結一個過去,接續一個開始。

   
攝影者:林佳蓉
前面 是我?
後面 是我?
看似 清楚 應該是 這樣的我
卻 後一秒之際
隱入暗處
火柴 就在手邊
把它點燃吧
看見什麼都好
能 移動就好



   
攝影者:郭明哲

作品一
Is That All There Is?

2008年4月,我在紐約漫遊半月,在解放細胞感受愉悅的同時,亦為可見的失落建構想像,快樂就是如此的吧!我彷彿看見自己在雲霄飛車上以俯衝的姿態擁抱那短暫即永恆的歡娛……

 

作品二
Festival - Local Solution?

近年來,台灣各地紛紛以在地行動投入「打拚」的行列,其中以「國際」為名的觀光節慶活動更有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其內容與成果卻似乎無人聞問……

   
攝影者:蔡宗軒

建築基因 視覺美學

〝建築〞既冰冷又無生命感的人造產物,卻是人們生存在這環境之中最親密的一部分,但即便是她的距離與我們如此接近的,而我們卻看不見,張開您的雙眼,仔細觀看她。瞭解她,發覺她的美好。
觀看她的實體,瞭解她所賜予我們的功能價值。
細看她的主體架構,欣賞她的線條與環境的關係。
親近她的內心,看見她的歷史脈絡與當代價值 。
請跟隨我的腳步,用心品味與體會,發現設計者與拍攝者之間的用心巧思,賦予他新的視覺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