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屆展覽

森林/林睿洋個展 2010/08/28~2010/10/03

我所拍攝的照片當中,在許多人的眼裡看來可能是一些曝光不足缺乏閱讀內容的失敗照片,但是這又讓我想到另一個問題,那些所謂的”標準”照片的定義又為何?  誰又能來解釋它?

這一系列之所以命名為”森林”,是因為一直以來我常將被攝物輪廓看成山峰稜線般,去嘗試表現那隱藏在稜線以下的深黑,而我對森林的印象便是有著許多植物堆疊成的團塊集合成大片的深色,這塊深色讓畫面偏冷但又潛藏一定程度的溫暖與安全。

”森林”無疑是我目前為止的內心素描,是拍攝當下時的環境對過往經驗的投射,也是不斷隨時間流逝的事物有所感慨時稍作喘息的機會。

展覽期間:08/29(六)~10/03(日)
藝術家座談:8/28(六) 15:00 開幕酒會 於 海馬迴光畫館
開幕座談會:8/28(六) 20:00-21:00 誠品書店台南店B1書區舞台(內觀的風景 - 從”森林”談心象地景 )
主講人:林睿洋 藝術家
與談人:吳科毅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 藝術史與藝術評論研究所

  走過青春底下的影子森林─看見深黑裡的光 送給22歲林睿洋的一座「森林」 (撰文/林宜寬Yi-Kuan Lin)
文 / 林宜寬


過去的寫作經驗,藝術家的作品牽引走過生命旅程,穿梭觀想與思緒,行文間與藝術對話溝通。

閱讀林睿洋的影像「森林」,發覺是第一次有計劃地書寫年紀比我輕的創作者作品,即便有著一段重疊的生活經歷,即便有著深厚的藝術友誼,這樣的書寫都難以思量筆下重量與度衡感性與理性距離,因為感同身受所以要小心翼翼不陷入自我投射的泥淖,我僅想用一份理解與認識來進行閱讀與寫作,用平實等高的方式觀看,走過才能懂得,伏著心裡的田地就可以聽見林中密語,於是決定讓「我」進行一場森林探險。

森林形狀

光陰流動走過一座森林,裡面藏有日常之下的無盡隱喻。林睿洋鏡頭底下的森林,不在遙遠的山中,而顯影在生活印象裡,在或許你我都曾踏過的步履行蹤,不由得想起他Facebook相簿上那些一張張以「日子」為名的影像:往返工作與家宅的場景、天天的細碎記事、或是朋友相處的片刻,再熟悉不過的生活切片,這些由「日子」堆砌出來的量體,長成一座森林。

平凡時刻描畫心情,點滴疊覆為大塊深黑,森林是小小意念的總和,枝葉交錯遮蔽日光,閉鎖著善感的一顆心。

黑壓壓的塊狀從畫面下方突起,僅留下大片陰影,攝影的眼睛對於物象與環境的體察轉移為內觀式的自我探看,取線條而捨棄細節,去「物」為「形」讓輪廓劃分黑與白,切割天空與森林。黑色團塊被散落記憶與煩擾雜事填塞,躁動與疑惑隱匿在黑影裡,森林的形狀是林睿洋的內心,樹蔭下的幽微與不見,影子底下的晦暗與憤懣,黑暗中更可以見到真實。

在那些被誤認為孩子一般的嬉玩粗心,眼睛其實已經透析社會叢林,用世故圓融的一顆心去看待仍掩蓋不住微小的抵抗與輕蔑,驕傲與不耐是不願妥協於理所當然的認知所建構出來的強固體制。觀景窗是初探大人世界後極少可以照見自己的窗口,攝影不僅是認識藝術的開端,也因為攝影所接觸的環境與工作,看到人事物的原型與真貌,影像總是忠實反映內外,透徹枝末細節網結的森林人間。一片光明所包圍的深邃,也是一塊極欲突破重圍的深黑。


影子模樣

忙了又忙的日子裡兼顧學業及工作,在緊縮的時態裡四處奔波。時常在工作空檔與我憶及那些來了又離開的朋友,因為對藝術的熱愛而相遇,短暫的交錯又分開遠離,世界在流動,身邊的人也在流動,不變的是到哪都隨身攜帶的相機包,還有拿起相機那種厚重的安全感。林睿洋常常在黃昏從學校前往藝廊工作的時間縫隙中拍照,下班時間摩托車陷在車潮中,累壞的身體與煩躁的情緒如何看見城市風景?匆匆一瞥疲軟的城市,在移動空檔按下快門,斜角太陽的逆光抹除了細部也壓縮了景深,所有的階調都下沉了,留下暫時的黑灰剪影,來到工作地點心情已經黑夜。

黃昏的時間感是急迫、易逝的,「森林」影像反應一個「過渡」的狀態。出差移動間拍下城鄉景物,短促空閒所擷取的畫面成為生活瞬間的紀錄,事後才能體會因為僅是「日常」,所以更要紀念。土地上的景觀都在變動,像荒廢的榮民宿舍、金門的軍事廢墟、著名建築師設計的老舊教堂,還有建設中的鋼骨架構、鐵皮後方怪手拉起鐵臂動土建設,或許有天舊地重遊此景不再,拍攝時身邊伴隨的朋友也可能遠走,照片裡的人與物都是變動過程中的暫留而已。一張飛行時匆促拍下遠方的飛機,不經意讓相機背帶也入鏡,像是過片不完全留下的痕跡,左邊的陰影看似兩個影格間的過渡。

一格一格的切片放大為生命中某些懸浮、漂蕩的片段,等待當中時間懸掛在樑上,一切都變得遲滯緩慢,不是處於負向或空缺的樣態,「過渡」是為青春的膠著、徬徨搜尋方向。行進間拍攝的「森林」最終呈現的畫面是靜止下沉的,流變的時間掉落黑影挖空的深窟,有著期望的擱淺與苦悶,青春年少總會被綠豆大小問題困惱,或許是因為處在極小的時空狀態吧!如果放大去看包圍深黑的那片天空,雲層的粒子從後方露出浮游微光,像似胎兒超音波掃描影像的反轉,和朋友出遊海生館海洋羊水包覆魚群與人影的照片透出情感溫度,「渡過」海洋與森林都可以走到較寬廣的時間與空間裡。


青春圖畫

影像構圖從下方升起至畫面1/3到2/3不等的團塊,或是更小的黑塊孤獨地撐起,黑色缺口與留白的前後層次相當簡單,被攝物與乾淨背景的構成像黑白兩色「圖與地」概念的視覺圖畫,究竟是「森林」遇到「天空」還是「影子」跟隨「太陽」呢?

生命被細瑣擊碎,繁忙事務與東奔西走耗費生活,談起工作與所愛,因為太年輕的心,因為誠摯且深刻,以至於想起過去種種,都會有很深沉的失落與感傷。如果時間帶走了什麼,也必定帶來一些火光,失去過程中也完成自我,黑塊與灰階的交錯與併合,轉場過渡之間試著與世界溝通,分離相遇與愛戀傷痕都是必須要走過的歷程,遺補與捨得之間完型青春樣貌。


結語:暗箱之光

我想攝影帶來林睿洋生命中很大的轉變,無論是觀看影像的方式,還是觀看世界的角度,觀景窗開啟與鼓勵創作的熱誠以及自信,與攝影家、藝術家在工作交談中深化藝術觀念,甚至觸及影像美學,逐漸地也會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與質感表現。

提到移動縫隙中所拍下的照片,作品裡也有幾張旅行途中按下的影像,不著痕跡的旅遊紀錄悄悄地描繪心裡的一座「森林」,林睿洋明白攝影人必須遠走去看見去感受現場,去相遇內心。反覆思索展覽名為「森林」的原因,想起他粗曠外表與大而化之的個性下其實隱匿更多細微意緒與敏銳感知,巨大的身軀與柔軟心靈就是「森林」的化身吧!

森林前方是一片深黑的未知,漆暗與孤寂中將微弱的光點與勇氣小心(新)收藏,執著守護一個夢。